分享到:

《永樂大典》是本什么書?正本下落成謎,副本百存一二

《永樂大典》是本什么書?正本下落成謎,副本百存一二

2021年06月01日 09:38 來源: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《永樂大典》是本什么書?正本下落成謎,副本百存一二
    展覽現場。 應妮 攝

  中新網北京6月1日電 (記者 應妮)《永樂大典》到底是本什么樣的書?它到底有多重要?它是如何產生正、副本的?最終正、副本的命運如何?

  國家圖書館四大專藏之一《永樂大典》從6月1日起,以“珠還合浦 歷劫重光——《永樂大典》的回歸和再造”的展覽形式在國家典籍博物館開展,面向社會公眾免費開放。

  頗令人痛心的是,《永樂大典》正本至今下落不明,而副本則是星散飄零,百存一二。

1951年商務印書館捐贈國家的“水”字冊《永樂大典》 應妮 攝
1951年商務印書館捐贈國家的“水”字冊《永樂大典》。 應妮 攝

  《永樂大典》正副本的命運

  首先需要了解的是,為什么《永樂大典》如此重要?而它又是什么時候、在怎樣的情況下開始編寫的?

  許多開國之君都喜歡在平定天下以后編纂一部“集古今之大成”的文獻來彰顯對文治的重視、顯示國力。《永樂大典》就是明成祖朱棣為了消弭“靖難之役”以后朝野上下的不平之氣,下詔謝縉等悉采“各書所載事物類聚之,而統之以韻”“集合書契以來經、史、子、集、百家之書,至于天文、地志、陰陽、醫卜、僧道、技藝之言”編成一書。解縉奉諭召集百余人組成編修班子,次年進呈。成祖覽后,賜名《文獻大成》,但是朱棣并不滿意,認為“尚多未備”。

  《大明太宗文皇帝實錄》中記載,永樂二年十一月丁已,解縉等人進呈修成韻書,成祖為書賜名,賜鈔參與人員47人,并在禮部賜宴。永樂三年,朱棣又命令姚廣孝等重修,招攬了文儒有兩千多人來編修此書,最終“廣集天下圖書六七千種,按韻編排,匯為一書。永樂五年,姚廣孝進呈《永樂大典表》,成祖審閱后甚為滿意,并親自撰序,正式定名《永樂大典》。永樂六年冬,全書告成,計22877卷,目錄與凡例60卷,分裝11095冊,共約3.7億字。”

展出中的“人”字冊《永樂大典》,可見其書寫之秀 應妮 攝
展出中的“人”字冊《永樂大典》,可見其書寫之秀。 應妮 攝

  《永樂大典目錄六十卷》目錄系從翰林院抄出,前附明成祖序言及姚廣孝《進永樂大典表》,在大典正本損毀的情況下,該目錄得以讓后人得窺大典引書全貌。嘉靖帝喜歡求仙問道,因而很喜歡對各種知識都有詳細介紹的《永樂大典》,常在案頭放一二帙,以備隨時翻閱。嘉靖三十六年,紫禁城大火,奉天門和三大殿被燒毀,嘉靖擔心殃及附近文樓貯藏的《永樂大典》,一夜之中傳諭三四次搬遷,使其免于大火。為了以防萬一,嘉靖帝決定重錄(即重新抄寫)一部《永樂大典》,嘉靖四十一年秋,他正式任命高拱、瞿景淳負責校理繕寫《永樂大典》副本。重錄工作直到嘉靖去世次年,即隆慶元年告竣,共耗時五年,重錄本與永樂正本在內容和外觀上幾無二致。至此,《永樂大典》有了正本和副本兩部。

  《大明世宗肅皇帝實錄五百六十六卷》中記載了嘉靖帝著意重錄大典,以備不測。其實《永樂大典》正本自永樂六年編修完成后,一直深藏禁中秘府,明朝皇帝大多并未直接使用過此書,史料中僅有弘治和嘉靖兩位皇帝真正翻閱過《永樂大典》的記錄。隆慶元年,《永樂大典》副本錄畢之后,文獻中幾乎再難尋到有關永樂正本的記述,亦未曾發現正本實物存世。

觀眾在現場體驗多媒體互動裝置 易海菲 攝
觀眾在現場體驗多媒體互動裝置。 易海菲 攝

  《永樂大典》正本下落之謎

  歷史文獻中曾記載過的《永樂大典》正副本曾收藏在哪里?因為長期在歷史中杳無音訊,世人對永樂正本的下落出現了諸多猜測,歸納起來,主要有以下幾種觀點。

  首先是“陪葬嘉靖帝”,由于副本錄入完畢的時間與嘉靖帝下葬的日期相隔不遠,所以有當代學者推測,正本可能被陪葬于嘉靖帝之永陵。理由是,嘉靖皇帝沉湎于煉丹術,生前視《永樂大典》為至寶,死后隨葬可能是早已做好的安排。其次,嘉靖皇帝下令重錄副本時,嘉靖最器重的文官徐階向他奏明,重錄只能“對本抄寫”,工程浩大,不可能很快完成。而嘉靖則強調“重錄”是為“兩處收藏”“以備不虞”,必須加緊完成。四年后,嘉靖駕崩,三個月后下葬,葬禮剛剛完畢,隆慶帝就宣布《永樂大典》已抄成,并重賞抄錄的眾臣。也就是從此時起,正本便神秘地失蹤了。到目前為止,此說尚未于明清史料中發現任何文字證據。

  第二種說法是,明代萬歷二十五年六月,紫禁城三大殿被焚毀,《永樂大典》正本也被認為在這個時候葬身火海。

  第三種說法是,《永樂大典》正本藏在現在故宮隔壁的皇史宬。皇史宬是皇家檔案庫,城墻很厚,東西3.45米,南北墻厚6.17米,這種厚度的墻壁異乎尋常,甚至占建筑面積的64%,因而有人推測其中另有夾墻,存有《永樂大典》正本。不過,《永樂大典》副本在錄成后就入藏皇史宬,而正本同樣被放置在皇史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而且到現在,也完全沒有在這里發現《永樂大典》正本。

  目前,第四種說法被采用較多,即1644年李自成于山海關敗歸,撤出北京時燒毀皇宮,僅武英殿幸存,如果《永樂大典》正本當時尚在皇宮之中,應已經付之焦土。錢謙益《牧齋有學集五十卷》中采用這種觀點。

  上述就是關于永樂正本的猜測,而《永樂大典》副本又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散逸的?

  根據清代康熙年間的文獻記載,《永樂大典》副本早在明清鼎革之際就開始佚失,清代雍正年間被移到翰林院敬一亭后,被官員們監守自盜,少數毀于戰火,或被劫掠,至宣統元年,翰林院的《永樂大典》僅存64冊。目前所搜集和能看到的《永樂大典》都是副本體系中的。原基本完整的11095冊嘉靖副本,截至目前僅有400余冊、800余卷及部分零葉存世,總數不及原書的4%。國家圖書館共收藏《永樂大典》224冊(其中62冊現暫存于臺灣地區),是《永樂大典》海內外最大藏家。

展覽現場 易海菲 攝
展覽現場。 易海菲 攝

  《永樂大典》規模之大、版式之美、紙張之良、書寫之秀

  從規模上來說,《永樂大典》匯集了上至先秦、下訖明永樂年間的圖書七八千種,其《凡例》有云:“是書之作,上自古初,下及近代,經史子集,與凡道釋、醫卜、雜家之書,靡不收采……凡天文、地理、人倫、國統、道德、政治、制度、名物,以至奇聞異見、諛詞軼事,悉皆隨字收載。”可見其搜輯資料之宏富。

  尤為難能可貴的是,所納典籍基本保持了書籍的原始內容,極具版本價值,且多后世佚文秘典。“找到《永樂大典》,就能跨越漫長的歷史直接與宋元時代實現對話。”

  從版式上來看,《永樂大典》開本宏大,單冊高50.3厘米、寬30厘米,大多二卷一冊。四周雙邊,大紅口、紅魚尾、朱絲欄,皆系手繪。《永樂大典》采用”包背裝“,書衣用多層宣紙硬裱,外用黃絹連腦包過,格外莊重。裝裱后在書皮左上方貼長條黃絹鑲藍邊書簽,題“永樂大典×××卷”,右上方貼一小方塊黃絹邊簽,題書目及本冊次等。

  從所用紙張看,《永樂大典》使用的是以桑樹皮和楮樹皮為主要原料制成的皮紙,紙張厚度約為0.12毫米,俗稱為白棉紙。這種紙在嘉靖前后上百年生產量很大,紙質瑩白柔韌,“繭素燦如雪”,是書寫的極佳用紙,堪與“澄心堂紙”相媲美。

  從其書寫來看,《永樂大典》用彼時的臺閣體寫就,《永樂大典》全書約3.7億字,除標題首字用多種篆、隸、草體書寫外,正文都是書手們用明代官用楷體——書臺閣體”(清代稱“館閣體”)一筆一畫抄寫出來的。由于明清時期對科舉試卷文字要求行字整齊、烏黑端正、大小一致,因此年輕的生員和經過科考任命的館閣、翰林院官員們都擅長書寫這種規矩的字。整部大典字體端正整齊,又不乏灑脫精神。而抄寫副本時,選擇抄書工的程序非常隆重嚴格。《永樂大典》的重錄,以禮部侍郎高拱、左春坊左諭德兼侍讀翟景淳為總校官,重要參與者有翰林院官員張居正、徐時行、王希烈、張四維等。

  頗值得一提的是,大典的謄寫均用徽墨,以黃山松煙加多種配料制成,不干不酥,濕潤有光,古香古色。朱墨則以朱砂礦物質制成,經久不褪色,粲然悅目,便于閱讀。

文化和旅游部部長胡和平為國家圖書館《永樂大典》研究中心揭牌 易海菲 攝
文化和旅游部部長胡和平為國家圖書館《永樂大典》研究中心揭牌。 易海菲 攝

  9冊嘉靖副本為近年來首次展出

  展覽共展出展品60余種70余冊(件),其中9冊《永樂大典》嘉靖副本為近年來首次展出,即“人”字冊、“陳”字冊、“農”字冊、“易”字冊、“頌、溶、蓉、庸”字冊、“郎”字冊、“士”字冊和2件“水”字冊。

  其中有多冊是海外回歸的代表性《永樂大典》,如1938年王重民自英國為北平圖書館購入的“農”字冊;1951年蘇聯列寧格勒大學東方學系圖書館送還中國的“頌、溶、蓉、庸”字冊;1955年德國政府送還中國的“士”字冊等。

  據國家圖書館古籍館副館長陳紅彥介紹,展出的兩件“水”字冊分別來自商務印書館和北京大學的捐贈,特意這樣安排是因為背后還隱藏著《水經注》合璧的故事。

  《永樂大典》本的《水經注》在混亂中分散,前半部也就是11127至11134共四冊,原來曾藏在蔣孟蘋家的密韻樓,1926年由蔣氏售歸商務印書館。1951年,在張元濟先生的倡議下,商務印書館將該館涵芬樓所藏21冊《永樂大典》捐獻國家,其中就包括這四冊《永樂大典》本《水經注》前半部,后來這21冊《永樂大典》又被撥交給當時的北京圖書館收藏;《永樂大典》本《水經注》后半部原來是李宗侗舊藏,后被李宗侗出售給北京大學圖書館,1958年北京大學把這四冊贈送北京圖書館。至此,《水經注》前半部和后半部在北京圖書館完成合璧。經歷了數百年歲月的兵燹水火等。這樣的合璧顯得尤為珍貴。

  同時,現場設置的互動裝置讓觀展體驗更豐富。展廳入口處設有沉浸式環幕體驗區,創造虛實結合、層次分明的沉浸式體驗;“名家帶你臨大典”觸屏游戲和永樂版式透明屏互動游戲,能讓觀眾體驗臺閣體書法,學習古籍版式知識;筆墨紙硯互動游戲和《永樂大典》知識互動游戲,通過問答互動的方式,讓觀眾感受到《永樂大典》的紙張之良和用墨之精,學習其中蘊含的中醫養生、書法、動植物等知識。

  展廳觸摸屏提供《永樂大典》回歸圖表和《永樂大典》數據庫供大家查閱。《永樂大典》數據庫利用國家圖書館出版社高清仿真影印的成果,首次集中發布包括國家圖書館在內的多家收藏機構所藏《永樂大典》的高清彩色圖像,輔以圖文對照、版式還原、全文數字檢索等功能。

  珠還合浦,比喻東西失而復得;歷劫重光,比喻歷經劫難、重見光明,展覽名字頗含深意。而5月31日成立的國家圖書館《永樂大典》研究中心,將聯系組織海內外專家學者,對《永樂大典》進行更全面、更深入的研究,展示推廣其具有當代價值、世界意義的文化精髓。未來可期!(完)

【編輯:田博群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1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国产精品国产自线拍免费-国产精品九九在线播放